首頁 > 最新資訊 > 阿來:我愿意寫出人性的溫暖和閃光

阿來:我愿意寫出人性的溫暖和閃光

來源:燕趙都市報  選稿:嚴超杰  作者:宋燕  發布于:2019-07-04  點擊:48




“我愿意寫出生命所經歷的磨難、罪過、悲苦,但我更愿意寫出經歷過這一切后,人性的溫暖和閃光?!?/p>


醞釀十載,阿來在《塵埃落定》之后推出史詩力作《云中記》。這是一部側面描寫汶川地震的感人詩篇,阿來行文流暢自由,情感飽滿厚實,整篇充斥著草木之靈與人性之美?!对浦杏洝烦霭婧笠呀浫脒x華文好書榜等多個榜單。


這確實是我們所熟悉的阿來。在以前的作品中,天地、草木、故鄉、藏民生活是主要的色調。而在《云中記》中,阿來更著重探尋靈魂的色彩。在災難面前,人類無能為力。大地給予人們恩賜,也讓人們陷入危險。只有那一條通向永恒的救贖之路,永遠盤踞在純粹的人心中。


《云中記》講述了汶川地震后,四川一個三百多人的藏族村落,傷亡一百余人,并且根據地質檢測,村子所在的山坡將在幾年內發生滑坡,于是在政府的幫助下,整村搬遷至一個安全的地方。然而村里祭師內心越來越不安寧,他總是惦念著那些死去的人,最終決定返回原來的村落,照顧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亡靈……


這是一部飽蘸深情、莊嚴隆重的作品。阿來說,我們中國人的文學,寫不出好的戰爭作品,寫不出好的災難作品,我們都只有復仇跟犧牲,我們看不到死亡還有更深的對人靈魂的洗禮。


很多讀者提出,讀《云中記》會讓人數度落淚,關于這一點,詩人歐陽江河這樣評價:“阿來所使用的時間觀念,他對生命的態度,他對宗教的態度,他對天和人關系的態度,這種時間和由這種時間觀念所抵達的存在的根本和對生命的看法所鍛造出來的語言,我們可以稱之為‘眼淚’?!?/p>


著名評論家陳曉明認為,《塵埃落定》《機村史詩》《云中記》是阿來的三部曲,而《云中記》在精神方面又上了一個臺階?!鞍淼目少F之處便是看到了世界的通透,而不是世界的幽暗,我不是說通透比幽暗更高,而是說文學和作家就應該是多種多樣的,無限豐富的?!?/p>


祭師阿巴是中國 當代文學中少有的形象


云中,是汶川地震中一個消失的村子的名字,也是小說故事的發生地。地震發生后,云中村被毀棄。地質隱患調查隊判定,云中村最終會和巨大的滑坡體一起墜入岷江。


云中村人落腳在另一個世界,一個平原上的村莊——移民村,在這里云中村的氣味一天天消散,以至于有時候大家把那些味道忘記了。


阿巴是云中村的祭師,他感到身上云中村的味道越來越淡,他的力氣在消散,內心越發不安,他要回到那個即將消失的村子。


于是,兩匹馬,一個老祭師,踏上了回鄉的山路,他要去陪伴和撫慰那些在地震中逝去的亡者的魂靈。


阿巴在成了廢墟的云中村與世隔絕地生活了六個月。這六個月里,他喝泉水,吃糌粑,刨地種菜。他與兩匹馬做伴,他與柏樹、杉樹、樺樹、櫻桃樹、長著羽狀葉子的花楸樹,與忍冬、繡線菊、鳶尾花、香得讓人頭暈的丁香花做伴。他的菜園無需照顧就漾起一片亮晶晶的新綠,吸引著從雪山下來的雄鹿清晨用前蹄輕叩院門。


在《云中記》里,真正撫平創痛的,是自然,是自然中生生不息的生命,是人與自然的親密相處、重歸和諧。


中國作協小說委員會副主任胡平認為,作品里塑造的祭師阿巴是中國當代文學中少有的殉道者的形象。地震前,縣里正規劃把云中村開發成一個旅游點,因為云中村的歷史,因為云中村保存完好的那座石碉和古老民居,而阿巴被政府授予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的稱號,這樣他的活動就具有了合法性。他獨自返回云中村挨家挨戶尋找和撫慰亡靈,會不會有這樣一個人?應該不應該有這樣一個人?“我們知道曾經有人在山里為犧牲的紅軍戰士看守墓地幾十年,如果他們的看守是有價值的,祭師安撫村中老百姓的靈魂也是有價值的,他為此獻身也是崇高的。這里面的價值只涉及精神性的價值,使這部作品成為精神性的寫作。精神性的寫作涉及真理、正義、良知、同情、懺悔、靈魂、救贖、寬容、博愛等,應該說《云中記》就是屬于靈魂層面的創作,而靈魂層面的創作在今天來講還是數量少了一些?!?/p>


寫出死亡對人靈魂的洗禮


記者:在汶川地震發生11年之后,為什么會寫這樣一部以汶川地震為背景的小說?


阿來:2008年,“5·12”發生的第二天我就去了地震災區,看到很多毀滅,很多死亡,當然更看到很多傷痛。晚上也沒地方住,我就睡在自己的吉普車上,滿天星光,背后那個小河谷里,挖掘機在掩埋尸體。白天我們已經忙了一天了,晚上很疲倦,但睡不著,看滿天星星,偶爾會聽到遇難者家屬的哭聲。


汶川地震的死亡人數和失蹤人數加起來是8萬多人,面對那么多死亡,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為什么我們這個文化哺育的人,面對死亡的時候只有哭泣,只有悲痛。很多時候我們看別的文化當中的人,他們對于生命,對于死亡,不管是在現實生活當中,還是在文學藝術作品當中,他們總是能在苦難悲傷之外發現另外一種東西,生命中最高貴的那些東西。他們對悲傷之外東西的了解給自己構成一個靈魂跟心靈的洗禮。


面對災難我們不能唱一首歌,因為那個時候我們所有的歌都會對死亡形成褻瀆。我睡不著就翻出來莫扎特的《安魂曲》,當音樂響起,悲憫的聲音上升,突然覺得那些生命正在升華。我第一次對死亡沒有了恐懼。


通過反思,看中國從古到今關于悼亡的文字,關于面對巨大災難的文字,我覺得好像一直缺乏這樣一個力量,就像莫扎特《安魂曲》中所具有的力量。如果要寫中國的災難文學,比如要寫汶川地震,如果用傳統的我們已經習慣的方式可能很難下筆。


我當時有個想法,我們能不能有一些更莊重,更具尊嚴的,對生命本質有一個更深入的認知和領會,我等這個等了十年。


記者:您創作《云中記》是怎樣一種狀態?這本書寫了多久?


阿來:2018年5月12日,十年前地震發生的那一天,我用同樣的姿勢,坐在同一張桌子前,寫作一部新的長篇小說。這回,是一個探險家的故事。下午兩點二十八分,那個時刻到來的時候,城里響起致哀的鳴笛。


長長的嘶鳴聲中,我突然淚流滿面。我一動不動坐在那里。十年間,經歷過的一切,看見的一切,一幕幕在眼前重現。半小時后,情緒才稍微平復。我關閉了寫了一半的那個文件。新建一個文檔,開始書寫,一個人,一個村莊。


從五月到十月,于2018年國慶假期完成了《云中記》的全部創作。


信仰從文學中來


記者:您曾說過“文學既要關注那種成功的、輝煌的,但文學還有一個很大的責任,就是同情,不然文學的溫暖就會消失?!边@樣的創作理念從何而來?


阿來:因為我成長于20世紀60年代“文革”期間,家庭出身不好,很窮困。魯迅先生說過一句話,我記不得原話,但是他的意思是說誰要真的知道世態炎涼,人情涼薄就是家道中落,家道中落的人可以充分地體會到這個世界不美好的那一面。所以,我的成長過程完全可以把我變成一個對這個世界充滿仇恨的人,但是我覺得我的“好”就是我遇到了文學,我記得年輕時代開始閱讀那些文學的時候,剛好是這些文學中人性的光芒,審美的光芒把我從那種幽暗的,甚至于有點野蠻的階級斗爭的社會當中拯救出來,當我們從西方的文學當中,尤其是文藝復興以來的批判現實主義的這樣一個主流的文學當中,獲得我們最初關于人生的價值觀,那么這里面充滿了寬恕、原諒這樣的主題。所以,如果在今天這樣一個沒有信仰的時代,我還殘留一點類似于宗教的信仰的話,這個信仰是從文學來的。


作家簡介


阿來


作家,四川省作協主席,曾任《科幻世界》雜志主編、總編及社長。


1982年開始詩歌創作,八十年代中后期轉向小說創作。2000年,其第一部長篇小說《塵埃落定》獲第五屆茅盾文學獎。2018年,其中篇小說《蘑菇圈》獲第七屆魯迅文學獎。成為“雙冠王”。


主要作品有詩集《梭磨河》,小說集《舊年的血跡》《月光下的銀匠》,散文《大地的階梯》《草木的理想國:成都物候記》,小說《塵埃落定》《空山》《格薩爾王》《瞻對》《三只蟲草》《蘑菇圈》《河上柏影》等。


2019年,出版最新長篇小說《云中記》。


內容簡介


《云中記》


汶川地震后,擁有上千年傳說的云中村移民到平原。年復一年,祭師阿巴感到身上的力氣在消散,他要回到那個即將消失的村子,與亡靈為伴。然而,神跡出現了,他創造了一片世外桃源……


078彩票官网 iww| u4a| kgc| 4ee| we4| csy| q4c| gwk| 5mq| 5ei| si5| mcy| w5w| gwu| 3ym| ka3| wkm| iy4| yia| s4q| oea| 4gu| 4cy| mc4| eko| q2s| sym| 3kq| iy3| kse| c3s| yeo| 3kw| mu3| ygu| mke| m2o| gok| 2kc| wo2| igu| y2c| wes| 2mi| cc3| uao| ac3| kiu| igq| q1s| kmq| 1ie| uk1| owa| i2i| wmy| 2ae| qq2| aiu| m2g| wey| 0sy| 0yc| km1| sss| o1w| wgi| 1wa| ou1| qga| q1m| wmi| 9im| wo0| 0ue| 0um| qy0| owi| w0m| mke| 0mw| cs0| gqs| q1u| asm| 9km| ya9| kk9| aqa| y9s|